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行业新闻>> 一朵棉花如何敲开现代世界的大门

一朵棉花如何敲开现代世界的大门

时间:2018-05-02  作者:本站  浏览次数:179

  如今,棉花充斥在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常见的医用棉、纯棉T恤,只是棉花产业中的沧海一粟。你能想到,连肥皂、化肥、啤酒、冰激凌甚至是上天的火箭推进燃料中,都少不了棉花纤维吗?

  其实,早在前现代社会,棉花也有着丰富多样的用途。正是这样一朵神奇的“全球之花”的绽放,敲开了现代世界的大门,成为改变人类生产与生活方式的金钥匙。那么,棉花是何时开始成为全球举足轻重的商品呢?随着棉的全球化推进进程,又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在我们的常识中,英国的工业革命,始于棉纺织机器的发明,从而带来技术革新,生产力极大的提高。因此,便会自然地联想到,英国应该是棉花产地以及棉纺织工业的发源地。其实,棉花产地的起源,还真不是源于英国,而是源自亚洲。

  棉花在前现代社会的出走

  14世纪英国作家、旅行家约翰·曼德维尔爵士(Sir John Mandeville)罕有地提到了1320年代他在所谓的亚洲旅行中确实可信的观察所得。在《曼德维尔游记》(The Travels of Sir John Mandeville)中,他告诉他的读者,印度长有一种奇树,枝头上结着小羊羔。那些枝条十分的柔软,可以弯下来让饿了的小羊羔进食。他描写的是棉花树,而其插图成为东方奇观之一。

  可见,此时,英国人对于棉花的种植与栽培还相当无知。他不仅将印度棉布的使用功能和性质等同于英国羊毛,而且他还认为,正如羊毛之于欧洲,印度的财富和富有,与具有这种世界其他地方所没有的原料是紧密相关的。

  可以说,棉花的世界性旅行,也并不是始于英国的工业革命之后开启的现代世界,而是在此之前,就从发源地——印度——向外扩散。

  学者们提出,棉花发源于印度,最早的种植出现在公元前3200年的印度河流域。到公元前600年,棉开始在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进行买卖,于公元前4世纪进入欧洲。公元800—1000年,伴随着农艺知识的传递,棉成功地渗透到中国、中东和非洲的农业体系当中。

  那么,早期棉花的传播,主要是基于什么契机?传播的过程中遇到什么障碍呢?早期是通过宗教(伊斯兰)和贸易(丝绸之路),促进了农艺知识的传播,使得棉花可以遍及欧亚非大陆的温带地区。当然,其中也存在着很多障碍,否则,不会花费了这么多世纪才得到普及。首先就是基因问题,多年生棉株容易移植,但是一年生棉株容易在较冷的地方存活。因此,限制了棉花向北方陆地的扩展。

  其次,等到棉株适应气候可以大规模移植后,却没有伴随大规模的棉加工和生产的发展,也就是说,引进了棉花这个外来物,却不知道怎么运用。一直到13世纪,中国的棉纺织生产和棉花栽培才成为农村两大常见行业。元朝设立的“实物赋税”制度,又将棉作为纳税的物品,出版相关读物普及棉花种植的知识并鼓励棉花栽培,才渐渐刺激棉成为“经济作物”。产棉的大部分地区都是保持着家庭范围内的手工生产模式。

  伴随着工具与机器的发明,在公元4世纪到13世纪之间,棉花栽培向整个欧亚非大陆扩散。但是,并没有总体的“全球性”技术规范,也没有最佳模式或技术领袖,每个地区都发展出自己的专有技术,且往往是具体的产品专业化的结果。因此,技术的合流是缓慢的,特别是在起步阶段。

  印度——或者更广泛地说是亚洲——的技术发展,是以在1400年至19世纪西方技术到来之间长时间停滞为特点。最后要说的是,轧棉、纺纱、织布一直是相对简单的生产活动。而正是因为这些技术简单,才使得棉纺织生产易于融入到家庭生产当中。

  因此,前现代社会,棉花以其强大的功用性走进千家万户,但是,却没有将世界联系起来。因此,这时的棉花,顶多就是一朵悄悄的绽放于世界各地的“沉默之花”。

  血腥的棉花

  “战争资本主义”的核心是奴隶制度、剥削原住民、帝国扩张、武装贸易,以及资本家对人民和土地主张主权。这一阶段的棉花,成为了资本家向外扩张并掠夺世界范围内的廉价劳动力的撒旦。

  1600年,著名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就是“战争资本主义”典型的机构。它们通过武力征服占领港口,把贸易网络扩展到亚洲、美洲和非洲。他们是士兵兼商人,私有武力是他们的核心能力之一。为了便于欧洲人从事远距离的资本和商品运输,他们还发明了保险等工具,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法律保障。因此,新的行业逐渐形成,公共体制也逐渐发展起来。

  “战争资本主义”其实是我们更为熟悉的“工业资本主义”的前身。后者主要通过雇佣关系、市场、财产权等联系在一起。工业资本主义始于1780年的英国工业革命。但是,此时,血腥的“战争资本主义”和“工业资本主义”并存共生,共同推动着棉花产业网络的扩张。英国依靠技术革新提高棉花产业的成本,但是,抵挡不住美国南方种植园奴隶主的崛起。

  他们无条件的将奴隶捆绑在棉田里,无限的压榨他们的劳动力,保障棉花生产的质量与产量,无限的降低着棉花的国际市场价。同时,美国的补贴制度,也是保障棉花生产的每一道工序都能够有利可图的关键。因此,依托技术、机器的改进与提升,以及无限量的奴隶提供的廉价劳动力,美国很快就超越了英国依靠先进的技术而占据的棉花市场,一跃成为为全球提供棉花原料的原产地。

  正如1784年,一个叫塞谬尔·葛莱格( Samuel Greg)的英国商人在曼彻斯特附近的波琳河畔建造了一个小型棉纺厂。工厂配备了最新发明的水力纺织机,雇用了一批当地的孤儿做工人,原料用的是加勒比的棉花。之后,生产的产品,一部分销往欧洲,一部分通过妻子的家族运往非洲西海岸,满足那里的奴隶贸易,还有一部分送往多米尼加岛,用于供给自己家族那里蓄养的黑奴。

  至此,棉花成为一个需要全球参与培植、生产并且供应着全球人类生产与生活的必需品,棉花在无形之中成为了一个维系全球的纽带。

  民族国家与棉花的全球化

  但是,有趣的是,棉花的全球旅行,如此需要人力、综合成本降低的全球性合作,但并没有促成一个“天下大同”的和谐世界,反而激发了更具边界意识的“民族国家”的诞生。这是怎么回事?

  或者说,棉花是如何促成民族国家的形成的现象。比如,一些强盛的近代民族国家,如欧洲各国和日本,其棉花商人依靠民族证券的武力合作,不仅奴役殖民地和棉花经济带上的居民,还迫使本国居民从有产者成为无产者,才为棉花帝国贡献了数以万计的劳动力。近代埃及最有活力的时期就是19世纪中期它的棉花产量连翻5倍。

  19世纪末,当中国面临内忧外患之际,郑观应把“商战”——即工业资本主义——放置在民族国家的框架下来提倡。脱胎于殖民地的新兴民族国家,如坦桑尼亚,在摆脱殖民地统治后,依然沿用殖民地对原住民的压迫,把人口从原始森林中逼迫出来,使他们进入棉纺织生产。20世纪中期的中国,也在帝国主义政权撤离后,把棉纺织业的指标作为国力强盛的标杆之一。

  民族国家间都纷纷发展这看似充满活力的棉纺织业,以提供或者购买廉价劳动力来参与其中,其实不过只是为全球流动的资金流做嫁衣而已。各国的棉花产业创造出的利润,说白了,就是心甘情愿地被这朵“全球化之花”压榨,用国民新鲜的血汗换来一点微薄的收益。也就是说,促使现代世界体系成型的血腥的棉花产业,在暴力推进之后,依然主导着解放了的殖民地及被殖民地人民的生活。因此,雪白的“棉花”,便成为那双将人力捆绑在全世界范围内的现代化工厂与车间中的“无形之手”,成为了一朵“霸王花”,或者隐形的“食人花”。

相关资讯
资讯推荐
热门新闻排行
  1. “用工荒”逼迫纺织服装企业转型
  2. 一朵棉花如何敲开现代世界的大门
  3. 江苏海企:在坦桑尼亚打造棉花全产业链
  4. 越南纺织品出口美国表现良好
  5. 越南一季度纺织服装出口增长13.35%
  6. 一季度市场持续回暖 绸都纺织市场坯布面料产销两旺
  7. 赛得利成为国内首家通过国际可持续纺织生产认证的纤维素纤维企业
  8. 纺纱产能已过高速增长周期 进入转型升级
更多>>视频分享
鲁公网安备 37030402000394号